朽木枯枝

割腕饮血的自产自销患者

【歪诗】当雪花落下(附小故事)

当雪花落下时
你在马车上歌唱
歌声纤细又明亮
新雪落满头发和肩膀

当雪花落下时
你在神树下吹笛
笛声古老又哀伤
泪水爬满苍白的脸庞

当雪花落下时
战火和诅咒蔓延
你阻止我拾起使命
我不懂你为何慌张

当雪花落下时
你躺在血泊中发抖
雪花锋利又冰凉
也许这就是骗子的下场

当雪花落下时
你又站在我前方
你说你未曾骗我或怨我
以真相交换我的原谅

当雪花落下时
你我的影子错开
你应随美好的季节逝去
而我被选为怪物的王

当雪花落下时
我还是逃避王位的游侠
你还是骗财骗心的奸商
我们乘着摇晃的马车
沿着古迹流浪

当雪花落下时
我们不会再见了
你会死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
我会被埋在开满鲜花的牧场

——————————————
伊思·埃斯布鲁梅是帝国的皇太子,却也是皇帝三个孩子中最不成器的——才略比不上血统存疑的长姐,武艺不及乱伦产物的私生子弟弟,是个除了头衔一无所有的人。他索性便连身份也丢弃了,背上长弓短剑跳上山脊人的篷车,乐得过“配得上自己”的生活。

瑞雅是古国的遗民,是成千上万个继承先知遗志的孩子之一。不过只有她活了下来,并利用死亡女神的婚戒与先知互换了生死状态——她带上死戒,成为一具枯骨;先知带上生戒,暂时拥有血肉和生命,却只能在神树陵墓下活动。她将从各地遗迹搜集到的残片断章交给先知,好让先知破译最后一篇末日拼图。

自我放逐的游侠伊思和肩负使命的奸商瑞雅在闹市街头如凡人般相遇了——他们互不信任,相互出卖又向对方索取公平,但无论相隔远近却很难再分开。直到帝国如同沙雕城堡般崩塌,黑暗的脓液开始渗透进一切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物体中。游侠拾起了帝国皇子的焦黑长剑,商人却放下了古国末裔的荆棘王冠。

最终,皇子成为怪物们的王,与黑暗种之母结合,杀死了一度欺骗与利用他的古国树民瑞雅。先知重组了瑞雅的骨片,然而死亡女神一厢情愿的婚戒无法欺瞒真正的死亡,先知和瑞雅都不可避免地开始脓化和腐朽——连同这个世界一起再次死去。

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不会唱歌的伊思吹起瑞雅的牧笛,唱起他所写的蹩脚的诗。怪物没有感情,也不该写诗。他唱着她和他的相遇,唱着她和他的死亡,唱着无声的风和喧嚣的夜。

雪花一直落下,雪花一直落下。古国的神树还会不会开花?残酷的神明还在乎吗?

悲伤的故事结束了。

评论
热度(8)

© 朽木枯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