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枯枝

割腕饮血的自产自销患者

【练笔01】神

麦克斯韦之神

 

“你为何囚禁了神?”我质问举着镰刀的女性。

“为何不呢?”她赤脚踏雪而来。“神不是被人杀掉,就是被人遗忘。还是让他腐朽在时光的终点好了。”

“请将神归还,我们需要他的力量。”我微弱的声音几乎被狂风撕碎。“只有他才能阻止那场湮灭一切的死寂大雪。”

“来拿罢。”她将镰刀刀柄紧贴后背,刀刃朝前,蓄势待发。

绵延到山尽头的剑冢向我哭诉着无数先行者的惨剧。我知道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但还是迎着凛冽的寒风向她举起武器。

好冷啊,连恐惧都被冻结。然而我的武器还活着,它呼吸,跃动,发出虚幻但绝决的光芒。只是一盏灯而已,以我的毛发为灯芯,以我的心脂为灯油。这盏制造痛苦也制造温暖的灯名为希望,它是神与人缔结契约的证明。

灯光所照之处,刀刃无法抵达。

女士笑着,非常非常的哀伤。

“以前的我常想,神为何如此残酷,献上无数生贽才能换得他听取一次祷告的机会;现在的我常想,人为何如此残酷,总是全凭欲望宰割神、利用神,以神之名散布灾祸。以命换取的奇迹是否值得?人类是否配得上神的救济?以及,既是人类创造又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神明为何依旧如此孤独呢?”

当初,人类通过自身智慧挖掘到了知识,知识否定了神,神便为人所弃。但是在知识所指道路的尽头,人们找到的仅有一片冰冷无序的荒漠。人们想起了神,想起了那些残酷的献祭与奇迹的约定,追寻者便带着使命出发了。

“孤独是神的使命,正如找回神,阻止那场大雪,是世界的使命。既然如此,你何必要与我战斗呢?”

“因为我爱着神啊。”

“没有谁不爱吧。”

“可是我又恨着神。”

“没有谁不恨吧。”

“可是我……还恨着人类。”

“也许……人类也恨着‘知识’啊。”

我呼唤这位女士的真名。

“知识啊,你夺走了比星辰还要众多的希望,你所指的道路唯有毁灭与虚无,你是如此的美丽无情,如此的正确又令人绝望。我深知自己无法打败你。求求你,把神还给我们吧。”

女士陷入久久的沉默。

“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名字的人。”

“所以我才有勇气站在这里,才有可能将神带回去。我不是您的敌人,我是您的追随者与理解者。诚然,我是个人类,但我相信着您,正如我相信着神和人最初的约定——希望。只有这个,您不会、也无法否定它,是吧。”

雪越下越大,镰刀上却未积片雪,刀锋发出宁静而圣洁的光芒。那是与神同源的、真理的力量。人获得智慧以前,用真理造出的是神;而获得智慧以后,造出的便是知识。正是因为无法打破同源的力量,神才会被知识所禁锢吧。

女士紧紧抓着自己的胸口。

“我爱着神,我恨着神,和你们人类的爱恨不同。我爱着他本身,而非他带来的力量;我恨着他本身,而非他带来的疯狂。为什么人类总是只能想到自己?为什么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陪你们玩这种献祭与被献祭的游戏?为什么只要我一出现……他就会离开呢?”

女士仰望纷纷扬扬的大雪。

“我想,那是因为神也一定爱着你吧。包含着对神之爱的人类会不断地扼杀知识。神知道我们是如此的残酷愚昧与自私,所以才甘愿离开。”

很久很久之后,女士用仿佛下一刻会睡去的温柔嗓音说。

“我知道的啊。”

她突然高举左手,狠狠地穿透胸膛,然后用力扯了出来。夹杂着金色碎屑的滚烫血液奔涌而出,洒在雪地上,不断沸腾。沾了血的雪开始飞快地融化,大片大片的雾气瞬间遮蔽了我的全部视野。

待到雾气散去,她朝我伸出手。在纤细的女性手掌之中,有着无法凝结的血液,以及一株吮吸着血液、绚烂燃烧着的金色小花。

“带走罢,你们的神。”

我无法说话,只能颤抖着跪下,将双手举过头顶。

“献祭他后,世界将会归零。”

血洒在我的额头与脖颈上,手心传来了这片雪原中唯一的温度。

“在重新苏醒的世界里再见吧,人类。”

血和雪不断地落下,落在我的肩头,落满我的全身,几乎把我淹没。

“这一次……也请……替我爱着神吧。”

 

 

   

--END--

 

 

1.我也不清楚这是奇幻皮的科幻还是科幻皮的奇幻。

2.故事就是“人类”透过真理制造了“神”,被神奴役,然后又制造了知识,抛弃了神,结果通过知识发现宇宙终将热寂,知识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人又想起了神,打算找回神,通过献祭神来解决热寂与宇宙毁灭问题。

3.故事也可以是类似黑暗之魂3 dlc中主角灰烬去画中世界抢夺芙蕾雅修女所持有和隐藏的火之力量以拯救/毁灭世界的故事。

4.题目的来源是麦克斯韦妖。麦克斯韦妖说是一种反驳热寂假说的理论。有趣的是麦克斯韦妖的英文原文是Maxwell's Demon。这种防止宇宙因热寂而毁灭的事物被冠以“恶魔”的名字,蛮符合我心目中“魔神一体”的设定。于是就拿这个名词来命名了。

5.这故事实质上是一个“人”“神/魔”“知识”三角恋的故事。可能还有点背德,因为魔神和知识都是“人”透过真理的力量制造出来的(大误)。

6.其实我想表达的东西仅仅如下:神是很可怕(凌驾于人之上的力量)很可恶(活人祭祀)也很可怜(被献祭以提供扭转世界的能量)的孤独的存在。


评论
热度(9)

© 朽木枯枝 | Powered by LOFTER